当前位置:首页 > 综合版块 > 族人风采 >

戎马半生的康平吉

浏览: 次 作者:admin 日期:2018-06-28 16:43

 

康平吉(1914—1995.12.16)石家庄市元氏县西同下村人,早年参加商震的队伍后又加入李仙洲部队。1941年在中央军校驻山东干部训练班学习,后又考入黄埔军校23期学习,1943年进入国民党军令部队边务研究所学习。日本投降后,1945年冬到热河省保安司令部任职。19491月随傅作义将军接受了北京和平解放。解放后回元氏老家务农至去世。在部队历任战士、排长、连长、营长、李先洲侍卫队副队长,在热河时官阶为正师级。
以下是康平吉老人的自述:
15岁时,因家庭贫,无奈在石门(今石家庄)参加了商震的队伍,当时只是混口饱饭。当兵后,给营长当侍卫,以后到连队当战士。刚开始军训相当艰苦,还要学习文化但能吃饱肚子,吃的也相当不错。这样,便决心在部队待下去,铁心当兵了。
在商震部队时参加过中原大战,中原大战后商震带着队伍又回到了河北。全国抗战爆发后到长城一带阻击日本鬼子打了好几仗,仗打得都很艰苦,伤亡也不小。后听说,既没有友军配合,更没有援军支援,无奈部队开始撤退。在撤退途中我所在的团遭到日本鬼子飞机轰炸,部队伤亡惨重,溃不成军。我们几个弟兄便开始向南奔逃在逃亡时,遇到了李仙洲的21师,我又加入了李仙洲的队伍。在李仙洲部队,我认识了李仙洲的侄子李建功我俩脾气相投,爱好一样,交往甚密,以后换了帖,结成了生死弟兄,在外总算有了亲人。
李仙洲部队后,先跟部队到山西驻防。在部队,我很注重军事操典、武术和文化的学习。又得到拜把子兄弟李建功的帮助,各个方面进步很快,也很受长官们的赏识。不久,19377月卢沟桥事变,抗日战争全面爆发。我随21师开拔到华北,增援29军。先后随军参加了南口、忻口战役。随后,南下又参加了徐会战、武汉会战、枣宜会战、豫中会战等诸多大战役。
记忆犹新,一辈子难忘的,第一忻口战役。此战役打相当惨烈。日本鬼子利用武器优势,特别是炮兵飞机比我军强的多,但我军将士打的很顽强。特想一提的是李仙洲做为一师长官,不顾日本鬼子的炮火猛烈,为提高全师杀敌勇气,亲临最前线指挥,与士兵同生共死。不幸被日本鬼子狙击手打穿了胸部,情势危急。当时,我跟几个兄弟就在李仙洲身边。看到师长身负重伤,我和几个兄弟不生死,冒着日本鬼子的猛烈炮火,把师长背下了火线。李师长命大被救活了。自此,李仙洲对我多有照顾。
另一件使我终生难忘的战事是枣宜战役。此战役打的也相当残酷,死人很多。当时我已升任营长。此战役我负了重伤,日本鬼子的子弹从前胸打入后背出来。被弟兄们送到野战医院时我还清楚,当时给我检查诊治的军医河北保定老乡老乡为了救我的命,不顾违规受处分,给我用了一支进口消炎药,由于用药及时,保住了我的一条命。事后,听保定老乡说:“全野战医院只保存着两支这种药,是给高级别官员备用的。我不够这个资格。老乡冒着被处分的危险,违规给我使用一支这是我一辈子难忘的救命之恩,也是我这一辈子难忘枣宜战役的原因。
1941年,在中央军校山东训练班学习。当时,李仙洲训练班的主要负责人。在中央军校山东训练班学习期满后,由于我的学习成绩很好,又被李仙洲保荐黄埔军校学习。黄埔军校毕业后,又回到李仙洲92军,任李仙洲侍卫队副队长。因为我与李仙洲的亲侄子李建功换帖弟兄,也很受李仙洲看重。因此,我在92军时,大家都认为我李仙洲的老乡山东长清人,却不知道我是河北真定元氏人。1943年,李仙洲又保荐我到国民党军令部下属边务研究所学习。在边务研究所我学会了蒙维藏等少数民族语言,掌握了这些少数民族的风俗人情和对少数民族的政策。在边务研究所还没有毕业,日本就无条件投降了。
日本鬼子投降后,我被委派到国民党热河省保安司令部任职(正师级)。承德热河省省会,保安司令部就设在承德。这时,我已30多岁了还没有成家,在承德同事的帮助下,找了对象,结了婚,成了家。15岁当兵,在外闯荡了20多年总算有家有室了。但好景不长,国民党发动了内战,承德难保。我与刘多荃司令员等人奉命撤到了北京鼓楼东大街居住。到北京不久,北京即和平解放。我们接作义指令与博作义将军一起接受改编,并将所有文书档案上交给解放军一位姓辛的军代表。到此,戎马生涯宣告结束。当时由于对共产党的政策不了解,有误解。没有接受共产党的工作安排,而携妻回到了元氏老家务农,终了一生。
康平吉女婿范联吉整理石家庄分会提供

关闭

扫描二维码访问
康氏文化研究会服务号微信服务号

关闭

扫描二维码访问
康氏文化订阅号微信服务号